侯孝賢


如果人的文化重量是可以衡量的,
那無疑侯導是到了可以與整個台灣電影放在天平上而保持平衡、已然不須多說什麼的地步,
真要形容,只能用摩西比擬。

【侯孝賢說美妙音樂】

我是在小學五年級音樂課學會了簡譜,從此,偷歌本迷唱歌,常坐在城隍廟前大榕樹上唱不停。
唸藝專時參加歌唱比賽;試唱過了,初賽口乾舌燥沒聲音。
早期拍電影剪接時常邊哼著音樂;陳懷恩問說是配樂嗎?
當時懷恩說了;卓別林不會作曲用哼的找人譜曲。
記得寫《戲夢人生》劇本時不自覺的哼著《港邊惜別》。
後來找陳明章據此寫了配樂。作為電影導演在音樂上的啟蒙是《風櫃來的人》;
當時找李宗盛寫電影主題曲當配樂,很快下片後,楊德昌幫我重新配樂,使用古典音樂《四季》。
 《風櫃來的人》重新活過來有了生命。對我而
 言;音樂真的是素樸的是人心裡的聲音。



 

wonderful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